做梦梦见莫毛了。

好像是临安初雨,天下太平,梦里模模糊糊的,就看见一个白衣青年牵着马在蜿蜒的草地上走。他走的特别慢,特别慢,柳枝打在他身上绵延的好像一卷水墨画。离近一点儿看到了,是一片雾白的竹编纱帽,隐约能看见高高束着的马尾。

镜头里的雨哥出来了,是一个黑色的背影。头发是疏散着的,我没有看到脸,但就看见那个背影吧……就感觉周围一切都很沉和。好像是从来没感受过雨哥这么放松的样子。他就懒懒的把头缩在衣服的绒毛里,然后散漫又无比专注的望着白衣毛,(我仿佛透过背影看到雨哥温柔滴小目光✪ω✪)。毛毛左手牵着马,慢慢的停下。

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转过身子来,嘴角好像带着笑,但戴着纱幔看不清。他右手覆过...

我,一个冉冉升起的霸刀新秀,已经充分掌握了霸刀打云湖的要点了!

双刀挂闹,擒龙,鞘刀地毯,隔墙,远程玩蛇,刀啸风吟也是一刀一个残血小朋友,尤其在点了楚歌这个奇穴。

大刀大圈爆发,割据攒逐鹿六层(那天看52直播他攒了九层,至今不知道怎么攒的?),然后起大风车,一刮一个小盆友,很稳!或者爆发踏炎扬旗击倒,中间雷走破斧和割据交替?反正连一道控制伤害线这个样子?

没刀气了就疯狂擒龙擒龙擒龙。

好了我就懂这么多了。有技术含量的就一概不懂了。立志当姨妈服知名霸奶!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谈谈穆玄英?

穆玄英就真的是我心里,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人了吧。最钟意的那一种。

算来算去我喜欢很多人,一次的也好二次的也好,但大家多多少少都是有缺点的。

玄英啊。他在我心里没什么缺点的吧。就难得,不用难以启齿,就可以去用“小天使”形容的人。

我觉得小天使这个词儿挺羞耻。但用到穆玄英身上就完全不。

仍然记得那是刚玩剑三没多久,对阵营理念还没那么清晰,一路迷迷糊糊做到了南屏山,然后看到了受伤的毛毛。毛毛说,他有可能被杀父仇人给救了。

他看起来很难过。然后他说,但我不能冲动。我想去看看真相,一切没确定之前,不能误会人家。

那个时候的毛毛,也就是穆玄英,才有多大?我对时间线没那么清楚,却觉得有点触目惊心...

啊!好想搞毛!

想看雨哥把少盟主的马尾狠狠解开,想看推到,想看少盟主那双系着蝴蝶结的小靴子被雨哥脱掉,想看脱鞋的时候雨哥有意无意擦过少盟主的脚踝脚心,想看少盟主的一字型性感锁骨一点一点露出来,想看美好的腰线,想看腰线以下慢慢被裤子收纳起来的美妙弧度,想看少盟主瘦削却有力的腰部肌肉,想看……

想看少盟主明明心里不认同,却被雨哥的歪理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委屈表情。想看少盟主明明觉得不应该做这种事儿,可是又因为那个人是雨哥从而心甘情愿又带着一点儿羞愧感的满足。想看少盟主委屈的巴拉巴拉,想看少盟主被艹哭。

呜呜呜

想看事后少盟主的马尾系一半儿掉一半儿,松松垮垮的搭在光滑的肩膀上捂着被子不敢看...

峰乔/醉酒

其实李易峰刚刚回来的时候身上就带着一股酒味儿了,面上还微微的泛着红。


但乔振宇望了望他,脑海里边儿有根弦稍微顿了一下,就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毕竟李易峰表现的还是非常正常,正常到把两菜一汤同时从厨房里端出来的时候都稳稳的一滴没掉。


一顿饭吃的有点沉默。以往来说,乔振宇一贯是落实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,然后雷打不动的承受来自李易峰同志的各种骚扰。但今天某人大概是喝了点酒。大概——还不是一点。


乔振宇推测这一点的原因绝不仅仅只是因为对面人的安静。而是对面的那个人,此时此刻,正端着碗,端端正正坐着,一本正经的,特别认真的,眼神亮晶晶的盯着乔振宇——吃饭。...

峰乔/养花

最近乔振宇突然想养花。


得知此消息的李易峰抱着被子好一会儿才消化过来。他不是花粉过敏,也不是不喜欢花,他小心翼翼思考了许久,才斟酌用词,问出了那个问题:“那,咱俩工作都挺忙的,你又不喜欢请保姆,花买回来了,谁……”


乔振宇微微抿起了嘴角。


李易峰:“……我养。我养。”


七月份的花卉市场依旧热闹非常。李易峰眼戴墨镜,头戴被偷拍必备良帽,嘴唇旁边儿还贴了个媒婆痣,为此还觉不够,总觉得背后有人在偷偷看他们,又把帽子往下使劲儿遮了遮。反观一旁的乔振宇,戴了个棒球帽就光明正大出来逛街了,映照的他在旁边儿非常不光明正大...

竟然一年半没登陆过了(⑉°з°)-♡

【峰乔】同居二十一题

祝老公 @赫克托尔菌 也就是大海Hector生日快乐!想说的话都跟你说完啦,我就安静放文~


一、相拥而眠


要说同居N久,乔振宇对李易峰还有什么不满的地方,那就是:


“你睡觉能别老蹭着我肩膀吗?”


 二、大扫除


一周一次的大扫除开始,乔振宇刚站椅子上扫掉一张蜘蛛网,就被眼前突然放大的李易峰给吓了一跳,差点没跌下去。

李易峰及时往他那儿一揽,说你鼻尖上有一点灰。

“那你靠这么近干嘛!”

“恩……我看不清。”某人眯着眼,轻轻抬手碰去他鼻尖那一点灰,而后就盯着他弯弯的笑。

乔振宇...

【峰乔】得愿

去年暑假答应送 @南极之南 的文!翔仔,数遍天下我最对不起你,我终于有能还上你的文的这一天了!!!!


///

电视上播着九点多钟的足球比赛,茶几上摆了几罐未喝完的啤酒,阳台的风过,留下一地温软的春天味。


李易峰在卧室给乔振宇收拾行李,他有气无力,边收拾边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来:“唉~”


眼往沙发上瞥,见那人没反应,又叹了更大一声的:“唉~~~~~~~~~~~”


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了。


乔振宇索性把遥控器一丢:“你有事就说。”


那厢眼巴巴看着,忽然跑过来摇尾乞怜道:“这综...

就算是肉渣此刻也想 @云起棠棣  @路卡卡  @橙子汁水 


打脸打脸!


并 不 原 谅 【冷漠脸


1 / 3

© 你的萌新 | Powered by LOFTER